个人学佛史,就是一部生动的自我驯化、培育的历史

摘要: 修行也是在培育,培育是重塑生命?所以我们认为最好的人生,其实都是最不自然的,都经过自己的改造,是“人造”的。这个世界也是“人造”的奇迹,而不是自然所为。在自然界中,也只有人被赋予了这种神奇的力量。

10-11 05:21 首页 咸古

祈晴,潮州人,喜欢用声音传情达意。

文/曲彦莉

唐朝时,某位僧人不远千里来请教赵州:“禅师,什么是禅?”

赵州问他:“吃粥了吗?”

僧人回答:“吃了。”

赵州说:“那就去洗钵吧。”

——原来禅就是自然的生活。

1925年,夏丐尊去宁波七塔寺看望弘一法师,见他白饭配一碟咸菜,便问:“只吃咸菜,不咸吗?”弘一法师回答:“咸有咸的味道。”

饭后,弘一法师喝白开水,夏丐尊又问:“没茶叶吗?怎么只喝白开水?”弘一法师笑着回答:“白开水虽淡,也有淡的味道。”

但是,拥有赵州、弘一法师这种平淡自然的生活可不是简单的事。

有人说:“学佛就是该吃饭吃饭,该睡觉睡觉”,强调所谓的自然的生活方式,这个结果没错。只要你拥有常识,别总想不靠谱的事,就会走在正确的佛学道路上,最终发现佛不过是人类社会中普通的一员,还是得吃饭、睡觉,脚走在地上。

只不过心态发生了变化,踏实淡定了。那些纠结的、怨恨的东西不见了,不是扔在时光里忘了,也不是放下了,而是把它们修没了。所谓的自然的生活方式,什么风轻云淡、宁静致远,就像赵州、弘一法师那种自然和豁达,都是自我培育、修行的结果。

只要你选择了学佛,你的生活就意味着建立在“改造自然”的基础上,跟过去告别。过去的,才叫野生和自然。

这个过程有点像什么呢?像农业史、牧业史。一部个人的学佛史,就像一部野生动植物驯化、培育的历史。

这个词不太好,但能说明问题。我们今天吃的小麦、玉米、水果都是驯化培育出来的,比如,野生的玉米棒子,长度只有一两厘米,本来嘛,不过是个种子,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就行了,干嘛要那么大。但对于人类,这么小就不行了。于是,美洲古人到处寻找大一点的野生玉米,然后一代一代培育,让它越来越粗大,到了1500年,印第安农民已经培育出十几厘米长的玉米棒子。看看现代的玉米棒子足足有三四十厘米长,如野生玉米有自知,一定会认为玉米棒子长这么大纯属变态和疯狂,但没办法,人类需要的高产更重要,玉米的感受不重要。

与此相反,人是刻苦、坚持和修行来改变自己的野生状态的,是为了自己的感受,获得平静、幸福和快乐。所以那些展现出平静、幸福和快乐能力的人大都不是天生的,都是自我修炼的结果。

也因为人有感受能力,所以在修行中体验的大多是痛苦。修行跟各行各业训练技能差不多,比如一个学大提琴的女孩的描述:“四根琴弦细细的……大拇指一个血泡接一个血泡,直到生生磨出厚厚的茧。”还有学钢琴的、体育的、科研的,都是“劳其筋骨,苦其心志。”——“要想人前显贵,就得背后受罪。”

比如打坐这个姿势,对普通人来说,就不是件容易的事,更何况要清杂念。但最苦的是枯燥、单调、重复,大脑喜欢新东西,这跟大脑较劲,无疑是跟自然斗。

更困难的是要修改过去的思维和一些不良习惯,纠错不知有多少次,它依然会反弹,会把你打回原形。一个人修行时无比的温良恭俭让,偶尔有人惹恼时,一下子会掉脸色,或出言不逊。唉!人性是靠不住的,自己都靠不住! 不知犯过多少错,甚至都失去信心了,这无疑是在跟自己斗么。

跟自然斗,跟自己斗,一点都不其乐无穷,在修正的日子里,人一点不敢放松,紧张的要死,强烈地压制自己的一切,甚至呼吸之间,都有点刻意,活得一点都不“自然”。但有一天真的会发现,自己能控制自己的情绪、身体,这时会相信佛说的方法,修行是一种实践,只有在实践中才能有所发现。但这意味着真正的修行才刚刚开始。

修行也是在培育,培育是重塑生命。所以我们认为最好的人生,其实都是最不自然的,都经过自己的改造,是“人造”的。这个世界也是“人造”的奇迹,而不是自然所为。在自然界中,也只有人被赋予了这种神奇的力量。

『咸古』推荐阅读:

长按二维码识别、关注

点击?迷信现象和佛学本质

点击?为什么相信佛

点击?传统文化里的知识


首页 - 咸古 的更多文章: